“安靜”的周鴻祎

发布于 分类 热点快报标签

在中國互聯網行業,要論起敢想敢說,‘紅衣大炮’周鴻祎絕對算得上一號。但近幾年,周鴻祎卻異常‘安靜’,與他一貫的人設相差萬裏。

在一部分報道裏,周鴻祎的‘安靜’被解讀爲廉頗老矣:他早已被證明是一位成功的創業者,最鋒芒畢露的那幾年,360四處樹敵,是一家著雄性激素的公司。不過,在移動互聯網時代,沖向智能手機、移動直播、智能硬件等‘風口’時,周就像成吉思汗離開了馬背,曾經‘單點突破’的戰法沒再帶來奇效。

周鴻祎自己坦言,‘過去兩年的互聯網有些無趣’。進入‘江湖’20多年,他擅長進攻、渴望征服。但如今的遊戲規則變了,巨頭們合縱聯合,悶聲生財,創業階層固化。自傳裏自稱者的周鴻祎曾多次和既有規則站在,到最近兩年,向來的他也‘安靜’了許多。

但‘安靜’並不代表著,周鴻祎和360遇到了多大的麻煩:4月15日發布的2018年報顯示,公司營收達到131.29億元,淨利潤35.35億元。其中互聯網廣告收入還在穩步增長——這依然是一家正在增長、相當賺錢的公司。

‘安靜’也不代表著周鴻祎迷失了方向、甘心離開‘牌桌’:最近兩年,360的確在收縮戰線,讓公司更專注投入在‘大安全’這一立身之本。周鴻祎正在爲360謀一個‘大未來’。最近與齊安信完成切割,目的也是爲了讓360沒有拘束的拓展企業安全業務。

表面上看,360和周鴻祎在遠離的聚光燈,但他的血槽仍然保持著滿格狀態,對360的未來仍然信心十足:他‘不忿’現在的安全行業現狀和價值觀,認爲‘安全大腦這件事,全世界只有Google和360能做。’

周鴻祎正在進入一個格局、文化和邊界都截然不同的世界。這是‘成吉思汗’繼續開疆拓土,帶領360大踏步進入曆史的機會。但前提是,即將50歲的周鴻祎必須重振公司士氣,抛棄曾經的恩怨包袱,一些不合時宜的處事方式和徑依賴,並且更有耐心地他規劃中的那個未來。

2018年360回到A股上市後,市值經曆過4500億高點後,股價一回落,市值縮水了3000億。

A股市場風向難控。周鴻祎說,自己不會過分關注360股價了,否則會得‘心髒病’。在最近的一次采訪中,他表示:‘如果說最低點代表我(360)的價值我不相信,最高點難道代表我們真實的市值,我也不相信。’

不過,在客觀和主觀多方作用下,360的確在做出一系列調整,以求更加聚焦。在剝離了直播業務花椒直播的股份,售賣給六間房後,360也退出了資訊平台‘時間’。4月,360以37.31億元出售所持奇安信全部22.5856%股份,並且收回360品牌、商標、商號等授權。

最近一次公開露面,周鴻祎著重了360和奇安信‘分家’始末:其實拆分從四年前奇安信創立時就開始醞釀,這是爲了‘幫老戰友一把’,爲奇安信的上市掃除障礙。另一方面,360也是在爲自己‘掃除障礙’:按國內規則,360集團投資奇安信,如果自己也做企業安全業務,則存在同業競爭和利益輸送的嫌疑,這對雙方都不利。收回品牌後,360不會再面臨‘一個項目有兩個360來競標的尴尬事。’

最近兩年,聚焦安全業務的周鴻祎淡出視野。當他再出現時,言語中少了劍拔弩張。但這並不代表‘者’已經‘轉性’,甘于臣服現實。

周對國內網絡安全行業現狀不買賬。根據公開數據顯示:國內外網絡安全領域的投資整體處于增長態勢,2017年開始,國內衆多企業獲得資本千萬級投資,少數企業甚至獲得億級投資。但周鴻祎一針見血的指出,目前行業大部分公司在打同質戰爭,打價格戰爭搶銷售份額,缺乏創新,至于産品是否真的能攔住實打實的網絡,還很難說。

目前這是一個暗潮湧動的世界,但物聯網、5G蓄勢待發,網絡安全問題很容易輻射到現實世界,安全的範圍、和市場會指數級增長。在中國,這份市場沒有被完全打開,我國對于網絡安全的相關開支仍處于較低水平。一份行業報告顯示,美國2017年的IT安全開支預算爲190億美元,占IT開支超過20%。參考CCID的IT開支規模以及我國網絡安全市場中相關類行業的占比,估算出我國的IT安全開支占比不超過5%。

沈浸兩年多,周鴻祎領,中國網絡安全問題到達了迫切需要解決的拐點:‘到今天,大家大家忙著賣數據,賣盒子,賣了這麽多産品,中國網絡安全問題解決了嗎?沒有解決。習總在網信工作會議上講話就是,中央的期望,到底我們的網絡誰進來了我們能不能知道,誰幹了什麽我們能不能知道,現在的網絡安全公司根本做不到這一點。’

他判斷,網絡安全是服務業,而不是‘比賽賣盒子’,360不想直接參與競爭,因爲周鴻祎自信360的技術與數據積累能讓他們有自信做更‘高大上’的事。最近一兩年,周和團隊把許多精力投入在政企市場的‘實戰演練’中。

盡管目前從財報來看,360現在還不是一家靠安全業務賺錢的公司。但360的大安全策略意圖在更高維度布局:基于目前網絡安全數據方面的核心能力和優勢,持續在政企網絡安全方面做投入,同時輔助以投資和生態方式,最終實現網絡安全大腦、城市安全大腦和家庭安全大腦三個方面的核心布局。至于公司目前利潤增長,則依賴于互聯網業務繼續探索,反哺安全布局。同時,IoT業務也有望在收入方面見到成效,但不是靠硬件賺錢,更重要是把用戶通過智能硬件連接起來。

短期來看,安全市場‘’不多。360必須熬過一段安靜的投入期,才能在財報上看到回報。這對周鴻祎的則是,這次他能否堅定的將戰略落實到底,終結幾年前在許多業務上急躁、搖擺的狀態?

但周鴻祎不這麽認爲,他將‘急躁、搖擺’的評價稱作對自己最大的‘’,周評價‘挺有耐心’,只是‘性格比較急躁’。‘比如兒童手表,我們已經做了5年……但如果交給你(員工)做一個事情,會比較急,期望能把事情很快做出階段性。’

他相信自己找回了主舞台。在公司內部信裏,周鴻祎不無霸氣地稱,在大安全市場,‘舍我其誰、非我莫屬’。

這幾年,周鴻祎的確不著急‘摻和’熱鬧了。2017年,周鴻祎在一篇文章《致想念我的人民》裏稱,自己‘沒有建立什麽帝國的心’,依然保有一顆創業者的心態。他不會什麽都插一腳,有些方向也不看好。

至少在對外表達中,曾經與BAT激烈抗衡的的周鴻祎就‘掉隊’問題實現了和解,並且以20多年‘過來人’的身份稱:‘互聯網創業者,作爲一個‘馬拉松選手’在其中,不應該只看到現在這幾場比賽,就覺得格局已定,階層已經固化。的確會有些選手有優勢,但格局總是會被打破的,一定會不斷出現新人打破原有的平衡與局面。’

關注點聚焦在內部後,周鴻祎最近在公司層面提出‘二次創業’,鼓勵員工重新激發創業。這是個龐大的系統問題,題眼的關鍵依然在這位領導者身上。

作爲創業者,周足夠勤奮,帶領360十幾年來一直迅猛成長;但作爲一家大公司的管理者時,他的勤奮、事無巨細、和時不時出現的極端會帶來反作用力。他曾經一周工作七天,每天工作10個小時,但當有四個智能産品都要他來拍板定型時,周鴻祎同樣hold不住,思考上的深度和廣度都在急劇地下降。在他的自傳《者》上,俞洪敏給他的書中序裏足以體現這種複雜性:‘一個驅動型的人,一個脾氣急躁且難以捉摸的人,一個孤獨的人’。

這種局限性帶來的後果很明顯。前員工層面的感受是,公司明顯對一些有潛力的項目,重視不夠。而對一些明顯不行的短期項目,又太過看好看重。周鴻祎承認曾經吃虧、錯失機會,但他並沒有懷疑自己的判斷力,真正的問題在于‘一直沒有找到很合適的二號位能幫助我把戰略很好地分解’。

業務繁多,尋找‘二號位’並不容易。周鴻祎在探索新的思:‘把公司的業務分置處理,在每個地方去培養它的一號位團隊,培養的二號位團隊。從這個角度,我們對二號位的要求就降低了。’在探索安全方面的投資和生態構建時,周鴻祎也打算用這種模式。

暫時不確定他能不能通過這種方式找到最優解。周鴻祎馬上要迎來50歲,他在有意識地轉變過去四處放炮、挑戰同行的‘戰鬥者’形象,對善意。最近一次公開采訪時,他甚至提出做安全生態,要向‘老對手’雷軍學習,借鑒小米生態鏈模式中的閃光點。

還有一部分‘驕傲’是周鴻祎不願意放下的。今年全國期間,周鴻祎作爲全國政協委員犀利地指出:‘企業家不是生意人’。他不無感懷地談起了‘企業家’:‘在再好的時代,也有人破産,在最難的時代,也有人賺錢,完全取決于企業家的與能不能創新。’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www.mendymark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