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塔法·凱末爾·阿塔蒂爾克

发布于 分类 热点快报标签

穆斯塔法凱末爾阿塔土克( 土耳其語:Musta Kemal Atatrk,1881年5月19日—1938年11月10日),又譯 基馬爾、 凱穆爾, 土耳其家、家、作家, 土耳其國締造者,土耳其國第韋德國際bv1946一任 總統、 總理及國民議會。生于 薩洛尼卡(今 希臘境內)。

1915年率部參加 達達尼爾海峽戰役,成功地粉碎了裝備精良的 英法聯軍的進攻,年底升任軍長,並成爲 土耳其人的英雄和偶像。1916年8月,因 奧斯曼帝國首都 伊斯坦布爾,獲得“伊斯坦布爾的救星”和“ 帕夏”的稱號,名揚全國和 歐洲。1920年4月在 安卡拉發起召開大國民會議,成立了以他爲首腦的國民。開始組建正規軍,並與 列甯領導的 蘇維埃建交,爲 土耳其戰爭的勝利打下了基礎。1922年,實行義務兵役制,組建了有十余萬人的面軍。1922年8到9月在伊茲密爾戰役中一舉將希軍全部趕出了國境,取得了戰爭的完全勝利。11月1日,主持大國民會議通過法案,宣布結束 奧斯曼帝國600多年的封建。1923年7月與 協約國簽訂《 洛桑條約》。10月29日, 土耳其國宣告成立,凱未爾被選爲國第一任總統,兼任武裝部隊總司令。

執政期間施行了一系列,史稱“ 凱末爾”,使土耳其成爲 國家,爲土耳其的現代化奠定了良好的基礎。1934年11月24日,土耳其向凱末爾“ Atatr k”一姓,在 土耳其語“Ata”就是父親,“Atatrk”(阿塔土克)就是“ 土耳其人 之父”之意。1938年11月10日在 伊斯坦布爾去世,享年57歲。

1881年3月12日,凱末爾出生于 奧斯曼帝國的薩羅尼卡。1887年先後就讀于法特瑪太太區立小學和沙姆西先生小學。1893年轉入 薩洛尼卡幼年學校,學習成績優異。因與一位老師同名,被該老師命名爲凱末爾穆斯塔法。

1895年升入瑪納斯提軍事 預備學校。1899年進入了 伊斯坦布爾軍官學校,1902年進入哈拜參謀學院,因數學成績優秀,獲得“ 凱末爾”之稱(阿拉伯語意爲“完善的”)。

十九世紀末 二十世紀初,此時的 土耳其奧斯曼帝國已經 日薄西山,爲列強爭奪的 半殖民地。青年凱末爾的 愛國主義意識被。在軍校裏,他地閱讀 伏爾泰、 盧梭、 孟德斯鸠等法國啓蒙學者的著作和土耳其大詩人 納默克凱馬爾的愛國詩篇,進一步認識到 封建領主的、民族的與 蘇丹(奧斯曼君主) 制度的落後。于是,他和幾個志同道合的同學組織了一個秘密小組,辦了一份手抄,寫文章揭露蘇丹的。

1905年畢業,授上尉軍銜。凱末爾因參與活動被,後被 蘇丹 阿蔔杜勒哈米德二世放逐到 大馬士革第 五軍營服役。1907年,在馬其頓第三軍團服役時,凱末爾加入了 青年土耳其黨,並參加了青年土耳其黨人領導的1908年,已獲少校軍銜的凱末爾在中立下功勞。但後,凱末爾因爲而被調離 伊斯坦布爾,後被派往 保加利亞擔任武官。在保加利亞期間,凱末爾對世界上最先進的 軍事理論和 軍事技術進行了系統研究,提高了自己的軍事素養。 1911年,凱末爾因而被調離伊斯坦布爾,不久參加了 土耳其與 意大利在 的黎波裏塔尼亞(今利比亞)進行的戰爭,晉升爲少校。1912年10月—1913年5月,調任奧斯曼帝國駐保加利亞大 武官,晉升爲中校。

一戰爆發時,凱末爾已是土耳其駐保加利亞大的武官,他敏銳地指出,土耳其加入 同盟國參戰將是一場“的災難”。凱末爾主張土耳其應保持中立,但他的未被采納。 作爲軍人,他還是毫不猶豫地奔赴前線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以後,被任命爲新編第19師師長。1915年晉升爲 上校。在 達達尼爾海峽戰中,他兩次率領土軍成功地阻擊了 協約國的登陸,贏得了“伊斯坦布爾救星”的美譽。由于戰功卓著,第二年4月,他被晉升爲准將軍銜。

1916年8月,因 奧斯曼帝國首都 伊斯坦布爾,獲得“伊斯坦布爾的救星”和“ 帕夏”的稱號,名揚全國和歐洲。後被任命爲第二軍團司令,晉升爲將軍。然而,凱末爾的軍事天才並不能奧斯曼帝國戰敗投降的命運。

1918年10月底,奧斯曼帝國簽訂喪權辱國的停戰協定,許多領土均被協約國“委托管理”。昔日的屬地被 協約國瓜分得幹幹淨淨。老謀深算的 英國還奧斯曼帝國的周邊國家,將它肢解。1919年1月18日, 巴黎和會召開。在協議中奧斯曼帝國非但將丟失15世紀以來占領的所有領土,土耳其民族世代的土耳其國家固有領土也被分割殆盡。在控制了 安納托利亞地區軍隊之後,凱末 爾立刻通過電報與地區內所有帝隊取得聯系,並聯絡多個民族主義團體,之後與勞夫奧爾貝、阿裏福阿德哲別索伊及瑞菲特貝爾等國動領導人會晤,發表 阿馬西亞公告。國難當頭,凱末爾挺身而出,“不,毋甯死!”他著手把全國各地分散的愛國組織統一起來,他向戰友們發出呐喊:“祖國的領土完整和民族正處在危機中”;他號召戰友們:“只有民族的意志和毅力才能民族的”。不久,凱末爾毅然辭去軍職,心地投入到祖國的鬥爭中。

在他的推動下,議會在1920年1月通過了莊嚴的土耳其宣言《國民公約》。宣布土耳其應該享有完全的、和領土完整,廢除治外法權。這一文獻,被稱爲“新土耳其的宣言”。但是, 協約國很快正式占領了 伊斯坦布爾,議會。的蘇丹決定解散議會,凱末爾黨人。凱末爾抓住時機,于1920年4月23日在 安卡拉發起召開大國民會議,成立了以他爲首腦的國民。他開始組建正規軍,並與 列甯領導的 蘇維埃建交,締結了友好條約,爭取盡可能多的國家的同情與支持,爲戰爭的勝利打下了基礎。

1920年6月, 希臘軍隊在英國的支持下,大舉進攻,土耳其的運動。危難時刻, 凱末爾出任國民軍總司令,以秋風掃落葉之勢突破希軍防線,把希軍趕出了土耳其,活捉了敵軍總司令。凱末爾領導土耳其人民最終趕跑了外國侵略者, 協約國不得不于1923年7月24日在 洛桑會議簽訂了《洛桑協定》,正式承認土耳其的和主權。

1923年10月29日, 土耳其國正式宣告成立,凱末爾當選爲國首任總統, 安卡拉被確定爲首都。兩天後,大國民議會根據凱末爾的提議,廢除了封建的蘇丹制。

1923年9月,凱末爾在 安納托利亞與羅麥裏亞護權協會基礎上建立 人民黨。1924年4月,大國民議會通過了新,實行 制。11月人民黨改名爲人民黨,總統兼任黨,總理爲副,制度正式得以確立。自1923年直至1938年凱末爾去世,凱末爾一直連選連任國總統、黨和武裝部隊總司令,其幾乎不受任何。

1925年2月,土耳其東部各省爆發叛亂,在托缽僧的 下,叛亂者聯合起來准備國,使 哈裏發複位。叛亂很快被下去,47人被判處死刑。此次叛亂之後,凱末爾查封,托缽僧活動,並以嚴厲手段打擊任何反對的。1926年,土耳其以當時最先進的《民法》爲藍本,頒布了《民法》。民法中廢除了 一夫多妻制和休妻制等習俗,男女平等,婦女可以結婚、離婚,穆斯林婦女可以和非 穆斯林男子結婚,女子有權參與國家一切、社會生活等。但也有的一面,如沒有強制婦女必須摘除面紗,以避免社會的強烈反彈。至1927年,在凱末爾的鐵腕之下,所有反對他的教、、軍事力量都被下去,凱末爾全面。

1928年,土耳其通過立法,將 阿拉伯字母改爲 拉丁字母,此後又使用阿拉伯字母。在的支持下,各種文化的展覽會、學術團體和藝術學院如雨後春筍般出現。1934年的一項立法,每個人都必須有姓氏。熱點快報而在此之前,只有名門望族才能擁有自己的姓氏,大多數土耳其人有名無姓。姓氏後,議會授予凱末爾“阿塔圖爾克”姓,意爲“國父”,故凱末爾全名爲穆斯塔法凱末爾加茲阿塔圖爾克。從1935年開始,上播放的幾乎是清一色音樂。在教育領域中,大學中的系被取消,原有的大學被按照模式,各種類型的學校紛紛建立起來。依照凱末爾的要求,這些學校必須向學生的科學技術和文化知識。

凱末爾的晚年開始與 土耳其人民疏離。他將以前蘇丹的主要住處多爾馬巴切宮整修一新,花在那裏的時間較多健康狀況日益變壞,當確診他患肝硬化時已爲時過晚。在他生命的最後幾個月裏,他以極大的毅力和病痛,于1938年11月10日上午9時5分在多爾馬巴切宮去世。凱末爾曾說過,我終歸于塵土,而國卻將。凱末爾領導土耳其15年,身後給土耳其留下了一只精銳強大的部隊,一個根除了的國,一個廉潔高效的,一個文明有序的社會,一個嶄新的土耳其民族 。

凱末爾的遺體通過 伊斯坦堡運至 安卡拉,等待適合的墓地。數年後墓地建成:安卡拉的一座壯麗的陵墓,其中安放凱末爾的石棺,並包括一座紀念他的博物館。

爲了將土耳其成一個現代化國家,凱末爾必須首先土耳其的神權哈裏發制度,由于這種制度在土耳其有久遠的傳統,要廢除它,必然會有強大的阻力,不僅遭到 大地主、大官僚 買辦和 伊斯蘭上層的強烈反對,而且凱末爾的主要助手中也有不少人持反對態度。在這個問題上,凱末爾減少阻力,他分兩步走,先廢除 蘇丹制度,再廢除 哈裏發制度。

1922年11月1日, 土耳其大國民議會經過激烈辯論 後通過廢除蘇丹制決議。蘇丹制的廢除取消了蘇丹的,而僅僅保留其教 哈裏發的地位。16日,議會通過決議,以罪將蘇丹及其主要大臣交付法庭審判。 奧斯曼帝國最後一個蘇丹 穆罕默德六世于17日乘英艦逃外。大國民議會選舉穆罕默德六世的堂弟阿布杜勒麥志德爲新的 哈裏發。1923年8月,第二屆大國民議會開幕,凱末爾再次當選大國民議會。

1923年10月6日,土軍進入 伊斯坦布爾,大國民議會于10月13日通過一項法律,宣布 安卡拉爲土耳其首都,避免了新受到伊斯坦布爾的蘇丹制度者。1923年10月29日,土耳其宣布爲國,凱末爾被大國民議會選爲 土耳其國第一任總統。

1924年3月,大國民議會通過了廢除哈裏發制的決議。土耳其最後一代哈裏發阿布杜勒麥志德被出境。土耳其從一個封建神權的 君主國家變成了 資産階級 國。1924年4月,大國民議會通過了《土耳其國》。1928年又從中刪去了 伊斯蘭教爲土耳其國教的條文。這不僅有效地防止了舊的卷土重來,而且爲凱末爾執政期間土耳其的一系列創造了條件。

1927年,凱末爾總結了治黨、的經驗之後,提出了 、民族、、平民四大主張。1931年4月,凱末爾提出了六項(增加 國家主義、主義)被稱爲根本意義的原則,5月10日,土耳其人民黨第五次全國代表大會根據凱末爾提出的六項原則制定了、黨徽,把六項原則稱爲“六箭頭”,1937年2月,將六項原則歸納和爲六大主義,並寫進了新第二條。這六大主義一直是土耳其制定政策的理論依據和指導思想,是土耳其國的意識形態。 凱末爾主義包括以下六大主義:

國家主義:以 國營經濟爲基礎、同時鼓勵私人工商業和經濟自主的發展民族資本主義的原則;

凱末爾主義奠定了土耳其現代化的指導方針,所以說凱末爾本人奠定了土耳其現代化的基礎並不爲過。

凱末爾主義是現代土耳其 民族國家的立國基礎。1 923年, 土耳其國建立,國締造者、第一任總統凱末爾正式宣布,土耳其民族主義放棄 泛突厥主義的幻想,建立以 安納托利亞高原爲核心、主體位于 小亞細亞包括伊斯坦布爾及其周圍一小塊 歐洲領土在內的新型民族國家。人們通常以此作爲凱末爾主義與泛突厥主義徹底斷絕關系的標志。1927年10月,凱末爾在議會發表了著名“講話”,詳細闡述凱末爾主義的思想內涵及其要點,進一步明確了對泛突厥主義的態度:“我既不支持所有穆斯林民族實現聯盟,也不支持所有突厥民族的聯盟。在座的每位有權保留自己的看法,但必須保持固定的政策,以事實爲根據 ,采用一種觀點,一種思想,本民族在自然疆域之內的與。任何感情與幻想都不能影響我們的政策。”這次講話明確指出凱末爾主義與泛突厥主義的主要不同點,即:凱末爾主義把土耳其的民族認同和認同嚴格限定在國現有疆界之內,否認泛突厥主義的民族觀和國家觀。

1918年10月14日,奧斯曼帝國的大維奇爾(相當于總理或首相) 艾錫代表奧斯曼處理有關停火談判的磋商。10月30日,《 摩得洛司停戰協定》被簽訂, 協約國開始實施之前已經秘密協議的瓜分奧斯曼帝國。由于奧斯曼的首都已被英軍控制,蘇丹此時已無力協約國的要求。

1920年8月4日,新成立的 蘇維埃對凱末 爾表達了希望土耳其成爲其 主義盟友的意圖,凱末爾回答說”這個問題要等到土耳其之後再談“,並割讓 納希切萬和 巴統,以此爭取到的的支持,隨後獲得了蘇俄的資金及武器支持。之後的一年裏,獲得了武器及資金支持的凱末爾成功將土耳其國內的民族主義武裝聯合起來,先後了 法國、 英國、 意大利、 亞美尼亞、 希臘等國的武裝,隨後英法等列強考慮到國際形勢以及增加駐軍會對國內産生的巨大影響,決定不再向土耳其派遣軍隊,法國、意大利及英國邀請凱末爾到 威尼斯商討停火,手中有了談判籌碼的凱末爾執意要求在穆丹雅舉行會談。(參考詞條“土耳其戰爭”)

土耳其國建立後的頭幾年,土耳其處于經濟恢複和重建時期。 外國資本在經濟領域中還占有優勢。爲了擺脫對外國的依賴,凱末爾采取了一系列鼓勵民族私人資本主義和外資的政策,如頒布稅則,降低運輸價格等等。這種做法取得了一定成效。但土耳其的民族資本勢單力薄,國內的民族工業基礎薄弱,這一時期民族工業發展緩慢,加上1929年開始的 世界經濟危機對土耳其經濟的沖擊,使凱末爾下決心實行經濟,推行以“國際主義”爲指導的經濟政策,即由國統一管理國民經濟計劃和經濟建設,國家直接在工業、交通運輸、銀行等方面投資經營。

1934年,土耳其開始實行第一個 五年計劃,由國家直接投資興辦一系列企業。以“ 國家主義”爲指導思想的經濟政策,促進了土耳其民族工業的發展。它不僅使土耳其比較順利地渡過了1929—1933年世界性經濟危機的沖擊,而且爲建立自主的民族工業奠定了基礎。

1924年到1939年,土耳其修築了近4000公裏的鐵,全國鐵總長達到6950公裏。土耳其又不斷從外國承租者手中贖回租讓企業,到1939年,幾乎所有的鐵、碼頭、船塢、煤礦和城市公用事業都轉入土耳其手中。

在凱末爾執政時期,土耳其在農業方面也進行了不同程度的。如廢除奧斯曼帝國的土地法,宣布土地歸耕種者所有,向農民分配國有土地和無主土地;廢除封建的什一稅;建立農業信貸體系,以減少高利貸剝削等等。這些促進了農業的發展。

爲適應社會現代化的需要,在、經濟等領域進行的同時,凱末爾還在文化教育、社會習俗等方面進行了許多。

1924年3月,凱末爾廢除了源自伊斯蘭教先知 穆罕默德後人的 哈裏發制度,將奧斯曼王室全部出境,並進行。他廢除了曆史悠久的伊斯蘭教長(Shaykh al Islam)制、撤消沙裏亞(Seriat)(即伊斯蘭法)、熱點快報停辦的教學校和經院、關閉教法庭(特別沙裏亞法庭)以及廢除被奉爲神聖的沙裏亞法、制訂和采用依據西歐國家法律爲摹本的新民法等等,從而爲土耳其的 化掃清了障礙,這使得保守的伊斯蘭認爲他是伊斯蘭的者。

凱末爾利用1925年大國民議會授與的特別,以激烈的手段完成了頗具象征意義的土耳其服飾。他頒布命令,強制所有人員必須穿戴 西裝與 禮帽,同時頒布一項,非神職人員穿著教袍服或教徽記;11月25日,又頒布新的法律,強制所有男子必須戴禮帽,凡戴土耳其帽者將依律治罪。他帶頭脫下軍服,換上西服,以爲國民表率。

凱末爾推動了一系列提高 土耳其婦女地位的。包括在法律中強制不准婦女在學校戴面紗(現已廢除)、廢除 一夫多妻、確立離婚制度、保障婦女在教育、就業、參政以及財産繼承等方面的。

1934年修改,婦女21歲擁有選舉權,30歲則擁有被選舉權,這項舉措甚至比許多歐洲國家更早,如法國和 。

1928年5月24日,大國民議會立法通過以“國際”拉丁字母取代以前使用的阿拉伯字母。8月9日,在人民黨舉行的一個有黨的許多重要人物參加的遊園會上,凱末爾宣布實行文字。他號召“把這件事(指推廣新字母)看成是一種愛國行爲和國民義務”,要求土耳其人民把“自己從 多少世紀以來像鐵箍似的著我們思想的那些令人無解的符號中解放出來”。而只有這樣,土耳其民族才能“以它的文字和它的思想,表明自己在文明世界中的地位”。他前往全國各地,親自教人們學習新字母。

11月3日,大國民議會通過一項立法,以拉丁字母爲基礎,確定了土耳其新字母,並翌年起不再公開使用舊的阿拉伯字母。

凱末爾聲稱,與阿拉伯字母相比,新字母清楚、簡潔又適合 土耳其語發音,在土耳其提高識字率及發展文教事業方面産生了顯著的效果。但是,實際上新的拉丁土耳其字母,合並了幾個不同的音,k和q不分,和e不分,h和x不分,反而産生了新的混淆。如其實行的一切變革一樣,凱末爾將這一切都視爲行動,是他土耳其國家和社會的一部分,其目的就是要削弱與割裂同奧斯曼帝國曆史和伊斯蘭的聯系。凱末爾從另一方面否定了伊斯蘭文化的本體特征,反過來強調了 突厥史和前 安納托利亞曆史的重要性。

1922年10月3日,位于 馬爾馬拉海的旅遊勝地穆丹雅舉行停戰協定的和談。土耳其西部的軍事司令 伊斯麥特伊諾努代表土耳其出席。這次會談與《摩得洛司停戰協定》大不相同,英國和希臘在這一次處于被動一方,希臘則代表 協約國進行會談。伊斯麥特向英國所作的唯一讓步是承諾土耳其不會進犯 達達尼爾海峽,讓英軍可以保有一個安全的港口。最終英國同意安卡拉的提議。穆丹雅停戰協定于1922年10月11日被簽署,在1922年10月15日正式實施。11月1日,大國民議會投票決定廢除奧斯曼蘇丹權。1922年11月17日,最後一任蘇丹乘坐英國戰船離開土耳其,前往馬爾他,這是奧斯曼帝國最後一次出現在曆史舞台上。

1922年11月, 協約國及凱末爾的安卡拉大國民議會在 洛桑舉行會議,商討以另一個條約來《色佛爾條約》。大國民議會以 伊斯麥特伊諾努等人爲代表。會達十一周,土耳其同意達達尼爾海峽。法國代表卻因未能達到目的而談判,土耳其亦因此而簽署。

1923年2月,洛桑會議一度因土耳其人而中斷。4月重新開始會談,7月24日,會議最終達成共識,簽訂《洛桑條約》,條約承認 土耳其國接替奧斯曼帝國成爲主權國家。

在對外關系方面土耳其國實行和平中立與自主的外交政策。凱末爾繼續發展與 蘇聯的友好關系,1925年與蘇聯簽訂《土蘇友好中立條約》;改善與加強同鄰國( 阿富汗、伊朗等國)的關系。1930年與希臘簽訂友好條約,1933年簽訂邊界條約。凱末爾促進了兩個區域性和平條約的締結。第一個是與 南斯拉夫、 希臘、 羅馬尼亞等國簽訂的《巴爾幹條約》;第二個是與 伊拉克、伊朗、阿富汗四國組成的《薩達巴特條約》集團。

土耳其還改善了與國家法、意、英等國的關系。1936年7月20日,在的蒙特洛,土耳其與英、法、蘇、希等有關國家通過了新的海峽制度公約,即《蒙特洛公約》,將海峽管理權從“國際委員會”手中收回。公約,土耳其國可以在海峽兩岸設防,並進行管理。

穆斯塔法凱末爾是其父的第 四個孩子,他還有五個兄弟姐妹,不過只有其親妹妹長到成年,後成爲土耳其議會議員。

凱末爾曾在1923年土耳其國成立後,與拉蒂菲烏沙克利吉爾(土耳其語:Latife U??aki)完婚。烏沙克利吉爾出生于土耳其伊茲密爾市富商之家,她曾到歐洲學習法律,她自主、爽朗的性格正是當時推 翻封建傳統、推動社會的凱末爾心中完美的新女性形像。于是,凱末爾當時十分寵愛比他年輕20歲的烏沙克利吉爾,很喜歡帶著愛妻在公開場合露面。

但是,這一場看似幸福的婚姻並不長久。脾氣暴躁而又坦率直言的烏沙克利吉爾無法凱末爾嗜酒甚至深夜搞的習慣。根據爲數不多的一些資料記載,烏沙克利吉爾常常會的歡樂氣氛,或是重力敲打地板,丈夫是該睡覺的時候了。烏沙克利吉爾的這些舉動激怒了凱末爾。在他們結婚兩年後,凱末爾向他的內閣宣布,他要正式結束這場婚姻。不久,烏沙克利吉爾被凱末爾的官員護送上了一趟不知去向的列車,並再未返回到凱末爾身邊。她于1975年逝世。

凱末爾在各方面試圖使土耳其 、現代,也確實在某種程度上實現了目標。土耳其民族通過他的努力,擺脫了內部和外來的,開始工業化、現代化邁進。僅憑這一點,“現代土耳其之父”的名號是當之無愧的。

凱末爾雖然使得土耳其人從 君主制 封建體制 了 ,但是也了其個人與的另一個極端。他試圖擺脫了 阿拉伯與 波斯文化的影響,卻一味地向 歐美文化靠攏。

凱末爾認爲,當時 伊斯蘭社會有許多的生活方式,太過且不夠進步,與制度與現代進步是對立的,與現代 制度是矛盾的,所以,要實行土耳其的現代化,必需化和全面西化的這樣一個假設爲前提,實行了與 奧斯曼帝國和伊斯蘭,將 土耳其融入“唯一”的文明── “ 歐洲文明”的一系列措施。凱末爾本人擁有的民族英雄和一支對其絕對服從的軍隊。在軍事力量支持下,凱末爾依靠和推行全盤西化政策,在社會各個方面,以 爲藍本進行一系列強力的。

由于凱末爾的指導思想,導致了土耳其政壇至今仍存在 軍官的長期幹政。曆史上,土耳其軍隊曾多次發動軍事 民選下台。所有 法律必須經過由軍方控制的“法庭”審查才能生效,變成了土耳其軍人把持國家命運的美麗外衣,近年逐漸通過修憲軍方,而軍方對的影響力也開始下降。

凱末爾開創了同時代亞洲、非洲、拉丁美洲民族國家這一趨勢的先河。跟隨凱末爾的腳步,許多亞非拉國 家民族後,廣泛進行了運動。主要有阿富汗的阿馬努拉(1919—1929)、伊朗的禮薩汗(1925—1937)、埃及的柴魯爾(1924年)、埃塞俄比亞的海爾塞拉西一世(1930—1935),墨西哥卡德納斯(1934—1940)。

凱末爾很早也曾引起中國人的注意。1926年商務印書館出版了《新土耳其》一書,該書比較了土耳其與中國,立意于取法凱末爾的。只可惜,這種關注未能變成社會共識。雖然凱末爾領導的對當時的中國人有影響, 國民時期的孫中山,以及中國早期的之一蔡和森,都注意到了這一點。但在其後,凱末爾領導的帶來社會真正本質變革的,由于曆史的複雜因素,長期以來沒有進入中國社會主流的視野。

爲了貫徹與凱末爾主義思想,以示與泛突厥主義割裂開來,建構新的民族認同,凱末爾采取一系列措施,運用行政、立法等各種手段,嚴厲打擊敵對意識形態,泛突厥主義因此遭到嚴重遏制。但是總的來看,凱末爾主義對泛突厥主義的打擊並不徹底,甚至在某些方面還爲其提供了方便。

有人說,無論如何,凱末爾還是一個者,他只允許他的人民黨一個政黨存在。自1923年直至1938年凱末爾去世,凱末爾一直連選連任國總統、黨和武裝部隊總司令,集國家最高于一身,擁有無上的權威。但是,他仍著力于制度的培育,重視議會的授權,也很注重議會的權威和三權分立、等政體基本的原則。爲了政體,凱末爾反對軍隊幹政,在建國第一年裏就要求軍官在從軍還是從政中選擇一條途徑。1927年,在土耳其戰爭中戰功卓著的凱末爾和伊斯梅特也辭去了在軍隊中的一切職務和軍銜。

在奧斯曼各民族紛紛分崩離析離突厥人而去曲終人散的時刻,《 洛桑條約》卻將 庫爾德人的一部分和他們所居住的土地留在了土耳其。從凱末爾的角度來看,從土耳其國家疆域的角度來看,是必須反對庫爾德的,這是他無法更改的立場和選項。而在與應對的辦法上,考慮到民族運動曾導致奧斯曼帝國的混亂和崩潰,他認爲土耳其必須是由土耳其人組成的單一國家。

這對于強調國家統一是有道理的,但他在實施時卻徹底否定了庫爾德族的存在——不承認庫爾德族的存在,把他們稱之爲“山地土耳其人”,戶籍統計不允許任何人申報爲庫爾德人,在學校和公共場合講庫爾德語——這種政策一直延續到21世紀。

在凱末爾的努力下,1925年11月3日,議會通過,號召全國采用禮帽和便帽,廢除男士戴費茲帽,婦女戴面紗和頭巾的舊習,其次,還關閉了一些伊斯蘭教設施,廢除教稱號,廢除希克拉曆而采用公曆。

凱末爾的主旨,與其說是政教分離,不如說是國家控制教。凱末爾主義極大地強化了國家對教的控制。根本上說,凱末爾強力推進化的動力,是義無反顧地仿效歐洲文明。凱末爾竭力削弱土耳其的伊斯蘭屬性,挖掘和伊斯蘭教之前的土耳其曆史和文化,構建面向先進的資本主義歐洲的現代民族國家。然而,凱末爾作爲精英主義運動,在城市中心和沿海地區比較順利,遇到的真正挑戰是保守的、有根深蒂同伊斯蘭教傳統的安納托利亞內陸。

在文明取向與國家制度上,凱末爾強力推進化進程,遏制伊斯蘭教的和社會影響。其實,在新舊世紀之交已有論者指出,在意識形態及實踐上,主義的凱末爾主義已失去其不容爭議的地位。凱末爾主義局限于精英階層和中心,沒有抵達和邊緣。

土耳其國父紀念館(Memorial of Musta Kemal)是一座茶色的巨大石質建築物,牆壁上刻有凱末爾勸勉的嘉言,內殿中有列柱圍繞,而且在內殿之中有一塊黑色大理石墓碑。紀念館于1953年完成,之後凱末爾的遺體也遷移至此。在紀念館中所設的博物館中還展示著凱末爾的個人遺物。

土耳其有一項特別的,任何來訪的國家,都要首先到 凱末爾的墓前花圈。這也是所有來到土耳其訪問的外國國家領導人所需要進行的第一項正式活動,來表達對這位土耳其民族英雄的。

伊斯坦布爾阿塔圖爾克國際機場是土 耳其伊斯坦布爾市的主要國際機場。1980年,爲紀念土耳其國的締造者凱末爾而改名爲阿塔圖爾克國際機場。阿塔圖爾克國父機場是土耳其第一大機場,並爲歐洲的主要機場之一。 2010年,該機場運送旅客達3200萬人次,從而跻身世界運送旅客最多的40個機場之一,並成爲世界第16大國際機場。2010年,阿塔圖爾克機場還成爲歐洲第8大機場。

阿塔圖爾克奧林匹克體育場位于土耳其 伊斯坦布爾的 西部,是土耳其最大的體育場,可容納75145人。于1999年開始興建,並于2002年落成。球場名稱是紀念土耳其國父凱末爾。球場興建爲申辦奧運會,2004年獲歐洲足協評級爲歐洲足協五星級足球場,可以舉辦歐洲足協所舉辦的賽事決賽。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www.mendymarks.com